首页 > 航空资讯 > 正文

从事故频发看我国通航飞行员培养如何变革

来源:冠林G网 发布时间:2020-08-09 06:02:14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2015年上半年国内共发生各类通航事故/事件21起,其中,诱因占比最大的为飞行训练,高达38%。对此,记者采访到了资深美籍航空教学专家Bjarki Arnarson(比亚奇·阿纳森),从已发事故的共性,探索我国通航飞行员培养现存的主要问题及其改进措施。

据了解,Bjarki Arnarson始飞于1989年,有多年一线执教经验,曾为泛美航校首创了世界上第一个喷气式飞机的转机型训练课程(之后泛美航校更名为泛亚航校),还与中国民航局一道就空中国王飞机的训练优化了关于141部训练大纲,并为中国主要航线的航空公司每年面试近1000名中国学员,现为宜航航空副总裁,致力于高素质通航人次的培养。在今年的AOPA人才发展论坛中,曾就航空人才培养变革做过专题演讲,指出中美教育差异反映出的对比问题,以及中国学员自身需要增强的方面。

高质量的飞行培训=飞行安全

首先,相对“安全第一”的金科玉律,Bjarki所关注的重点有所不同,他认为在飞行教学中,真正能够左右安全性的是培训的质量。也就是说,安全性实为高质量培训衍生物。“当我还是一名航线飞行员的时候,我从未在进入到一架飞机内时满脑子是安全、安全、安全。反之,我是受良好飞行培训的机组中的一员,我遵照培训中的规章、清单和文件执行。假设我们飞行中出现了问题,我和我同样受教良好的团队可以根据我们所被培训到的那些去做,这些培训使我们具备确保机上每位乘客安全的能力,“Bjarki说”安全的关键是高质量的培训。”

高质量的飞行培训,如何做到

鉴于多年的教学经验,Bjarki认为,要做到高质量的飞行培训,需要解决两项矛盾:一是薄弱的安全意识,相比于西方国家的高度重视,安全意识在中国显然并未得到应有的关注。究其原因不外乎是通航从业者对此的认知不清,对程度的把握不强。如何辩证眼前利益与长远发展的得失是行业领导者急需明确的问题;二是缺乏教学监管,目前很多培训机构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设置一个完美的教学方案,之后教官去教,学员去学,但并没有人对方案的落实与否负责,显然,一个不断对教学过程进行监控与验收的团队对教学成果的达成至关重要。

高质量的飞行培训,谁来达成

在与众多中国学员的接触当中,Bjarki明确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相对于美国飞行教学来说,在中国推行高质量的飞行培训,存在一个最大的阻力,那就是陈旧的教学理念与“应试型”的学习方法。

陈旧的教学理念主要体现在教官的教学方式上,一名合格的飞行教官除了专业素质、技能过硬外,还需坚守原则底线,对学员的严格要求才是对他们认真负责的最好体现。“在我做飞行教官的时候,我始终都坚持一个理念,那就是培养出的这个学员,不但自己能飞,还能带着他的家人飞,甚至可以带着我的家人飞”,Bjarki说到。

“应试型”的学习方法一直是中国学员鲜明的特征,这也表现在他们的笔试高分上。但是飞行的学习毕竟有别于文化知识,即便以考试目标来论,也分为笔试、口试和实操。对此,Bjarki对有志于学飞的中国学员给出了三点建议:一是改变固有思维,掌握自主学习的方法,面对一个新的知识点,不要只停留于背诵记忆层面,而是通过网络、书本等渠道去大量的搜索,充分的理解;二是课前做好准备,面对即将要学习的内容,有先形成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学习过程中进行验证或调整;三是充分信任教官,按照教官的要求去做,形成益性的教学互动。